在教室里找到神

在我们的社会中,学者、老师和助教老师身处变革的第一线。一些强大的力量正在影响着我们的孩子和青年。媒体和市场在争夺孩子和青年的注意力,也在抓住每一个机会来塑造他们的感觉和决定。家长、同伴以及社会团体在不同且相冲突的方向上“抢夺”着他们。而在这其中,面对对自身角色各种不同的期望——这些期望甚至是相冲突的,教育者深处挣扎之中。他们被期望能够帮助学生在不同中找到意义,对此做出合适的回应并为未来的不确定性做好准备。

谁能胜任这个工作呢?在这种环境之下,是否有一种方法能让在大学和学校中工作的基督徒存活,更别说使其兴旺和做出积极的贡献?作为基督徒能做出什么不一样的回应呢?

现今,社会并不期望在教室里能够找到上帝。事实上,我们没有被教导也没有看到在教室里找到上帝。甚至有时我们发现人们认为上帝是应当在课堂里被禁止的。

从一个有基督教信仰的老师到基督化老师的成长过程中,我在教室里找到了上帝。我的道路总是充满艰难、盲区和弯路,但是我确信上帝在教室里的同在是稳定、希望和方向的唯一基础。

稳定

我知道宇宙的主将我们如此关键地放在教室里是为了让我们创造出能够存到永恒的不同,而在这“知道”中我找到了稳定。在孩子们属灵成长的关键时期,上帝委任给我们这样一个使命,就是要把天父世界的更多层面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呈现给更多的孩子,我们要比除了孩子家人以外的其他基督徒做的更多,更何况只有少数孩子的家里是有基督徒的。我们不能选择只是在顺利的日子或者是有学生回应时候这样做,我们处在一个非常理想的位置可以在工作中展示上帝在一个人的生命中是什么样的。学生们可以选择性地回避其他基督徒和课程外的教会活动,但是他们必须要待在我们教室里。 他们可能会不赞同我们,但是任何一个学生都不应有机会说“我从来没有遇到一个有能力的,自信的基督徒。”他们可能会受到其他老师更大的影响,但是我们可能是他们认识以基督为中心的世界观的唯一机会。还有什么地方是上帝能更策略性、关键性地使用我们以致能够创造出那存到永恒的不同呢?

希望

我还找到了希望,因为在教室里没有任何情况可以阻止那宇宙的主使用我们做出永恒的不同。学生的种类和数量,可用的资源,以及学校的气质都是非常重要的,但并不是决定性的。我们有耶稣的承诺:“凡学成的将和老师一样”(路加福音6:40),“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是都能!”(马太福音19:26)。

当我们走进教室的时候,那已内住在我们里面的宇宙之主就一同进到教室里。神喜欢使用软弱和愚拙的人,这样神的力量和智慧得以显明 (哥林多前书 1:26-31, 哥林多后书 12:9-10)。因为上帝可以使那存到永恒的不同发生,我们不用担心自己做不到。当然,没有人喜欢软弱和感到愚拙,但是上帝依然可以使用我们在学生面对“不可能”的情况时创造希望。

如果上帝感兴趣的事情通常只与当地的教会活动有关,那么我们就无法在教室里找到上帝。然而,如果我们去探索上帝所造的这个世界、他作工的地方以及他为着自己的目的持续活跃地借所造之物显明自己的地方(罗马书1:20,11:36,歌罗西书1:15—17),我们就对在教室里找到上帝总是充满活泼的盼望。强行地教导和强迫别人接受我们的信仰是不应当的,但是在主耶稣向众人显明那天上的父之前,祂实实在在的生活于、参与这天父的世界之中长达30年之久。如果我们明白我们可以通过教学实现永恒的不同,那存在于教室里的机会对我们而言则是无限的。

方向

方向感则来自于当我们发现我们能够积极主动地与宇宙的万王之王同工,来吸引人万人归向祂。当我们意识到是上帝亲自在做这样的工作并呼召我们‘和他一起同工’(哥林多后书6:1)的时候,为教室里各个层面的祷告就不仅仅是宗教仪式了。圣经学习不仅仅是个灵修活动,而是培养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心’(哥林多前书2:16)理所当然的侍奉,同时在我们学习的所有课程中去发现上帝为了自己的目的已经启示给我们的东西,这也包括教与学。

三维教学

在物质世界中,如果一个事物只有两个维度,它能够被看到,但是不能被体验到。因为这点就需要有第三个维度。我相信教学有三个维度:谁,教什么和怎样教。争论哪个维度最为重要并无重大意义,因为这三个维度都是必须的。你只能通过观察一个人做什么和他怎样做来认识这个人是谁。当学生视我们为基督徒教育工作者时,他们需要体验到我们作为一个基督徒个人(谁),能持续地传讲上帝的真理(教什么)和行出基督徒的好行为(怎样做)。

当我从一个职业是老师的基督徒成长为基督徒老师的过程中,我意识到作为一个老师我不应该忽略其中的任何一个维度。当我开始思考基督教教学应该包含什么特殊的东西时,我立刻意识到我是谁是非常关键的。如果我没有心意更新而变化(罗马书12:2)以至成为一个新造的人(哥林多后书5:17),我不能期待我的教学能被改变。当然,我们总是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不能活的完全像耶稣,在我们生命中很多重要的方面上帝的更新工作依然还在进行。正因为我们无法在所有方面都像耶稣,所以当我们所做的某些事情和我们做事情的方式不像耶稣时,我们不应该感到惊讶。

当我在加拿大的一所公立学校遇到一些问题时,我深信体制是主要的障碍。我特别盼望能够以一个传教士老师的身份去到海外,在那里我可以完全自由地尽可能使一切都变得基督化。不幸的是,这次海外之行并没有改变我,我没有准备好去利用那些我拥有的机会。我从未在学校的教室里经历过一个基督徒老师,并且我在神学上的训练也没有预备好我在教室里找到上帝。我身处一个支持性的环境中,那里有人对基督教教育充满期待,但是我所做的和我曾经做过的以及和那些非基督徒老师在严格的体制下做的没有太大差别。我所做的和我怎样做的没有太大改变。

作为一个基督徒,我认为卓越、道德和传福音是我在教室里所能贡献的唯一额外价值。 我从未考虑过我所教的内容---课程,和我教的方法---教学法也能够显明我在基督里的身份。耶稣不仅仅只是想在有关爱的关系中和道德决定中被发现,而是在教室里更具体的方面被发现。基督徒老师所应具备的特质不是只有“友好”和“公平”而已。

怎样教

正是在思考我该如何教的时候我开始意识到一般的基督教原则是不够的。我对于主耶稣的教学法并没有太多的思考,但是我也没有真正意识到我的意识和潜意识中的教学法很可能在表明我是谁。

当我做事的时候,我自然的倾向就是选择那些我做起来感到最舒服的。这是反应出我还未对“关注他人的需要”有太多的了解呢还是我在操练上帝给我的恩赐呢?我是否真的看重每一个学生的独特呢? 在讲课时我更愿意使用文字而非图像的形式,是因为上帝从伊甸园开始,之后是道成肉身的基督再到圣经成文之道都表现出对语言的重视呢还是因为我成长在网络普及之前的时代而表现出的个人喜好?我的课堂管理实践是否反映了对于无限价值合乎圣经的理解而非教室里每一个人堕落的本性,包括我自己?合作式学习方式之所以让我感到不舒服是因为我的骄傲而使我不愿意承认自己对别人的依赖吗?我究竟该如何教学才有能力使我在耶稣基督里的形象变得清晰可见呢?

教什么

我还未充分思考的一个领域就是我该教什么。我曾经的教学内容由国家规定课程指南、校外机构主持的考试、行政指令和大学期望来规定。我不能改变这些现实的情况,所以我假设性的认定在“教什么”这一块我不能改变什么。事实上,我曾想过是否真的有东西需要改变。我能想到的将上帝与化学课和物理课联系起来的唯一方法就是在教案中加几节经文。事实上,我有几本由基督徒写的教科书里经常这样做。不幸的是,这些附加上的经文几乎对学生或者我都不合适。这个过程显得太过牵强做作而没有意义,并且在一个上帝的话语被禁止的多元化的国家体制里是完全不适用的。我曾尝试用不同的方法将某些基督教信仰的内容加入到教学中,但是结果并不令人满意。

在20年之后,上帝开始帮助我看到我应当将我所教的内容“嵌于”祂的作为之中,而非将上帝“塞进”某人设计的课程里。如果上帝不是我所思教学的中心,那么我不能责怪任何体制。我可以调整我的思想,让上帝成为我思想的中心,即便在不允许谈论上帝话语的体制下,我仍然可以自信地走进教室,让充满我思想和内心的上帝的荣耀在教室里溢流而出。

上帝参与了我所有的教学,因为上帝创造了教学(过去),持续地维系着教学(现在),这一切为了他荣耀的目的(将来)。如果我在所教的学科里里看不到上帝,或者不知道上帝的目的,那我就需要开始寻找。上帝说过‘我们寻找必寻见’(耶利米书29:13,使徒行传17:27),但是我常和那些非基督徒老师没什么区别以致很少在我的教学中寻见主耶稣。如果耶稣与我的教学完全无关,那是我的错误,并非其他人的错误。我的思想需要更新,在我成为他人生命改变的管道前我自己需要被转变。

真正的目标

我意识到如果我想将教学与上帝联系起来,我必须抓住有关上帝工作的‘大图画’。但是我真正的目标变成帮助孩子和青年将他们的整个生命和学习与上帝和他的话语联系在一起。我希望他们能有一个基督徒的思维框架,这样在智慧和身量,并神和人喜爱他们的心,都一齐增长(路加福音2:52)。

如果他们真正理解了上帝通过创造的一切来彰显祂自己,他们就可以自己去寻见上帝——无论是在教室里,还是教室外。因为他们的头脑比我的头脑更单纯,没有那么混乱,如果我教他们问自己“在这幅画里上帝在哪里?”他们可能比我更快看到上帝。如果他们意识到罪已经影响到了万有,他们可能成为不是盲目接受当下市场流行观点的而是有辨别力的学习者。上帝的救赎大工在基督—永活的真道和圣经—成文之道中显明,这样他们在自己的学习中就能辨别上帝真实的映像和对上帝的扭曲,他们能学着在万事中寻求上帝的目的,并为了上帝的荣耀负责任地选择如何使用他们学习的东西。

如果我在自己最了解的事情上培养我的思想,我可以在其他老师回答有关目的、真理、良善和美、选择和后果这些问题的时候培养自己谨慎评估的能力。即便他们拒绝接受普适性的答案,我也可以通过例子鼓励他们成为有想法的学习者,尤其是对那些认可老师的学生。当学生问:“我们为什么要学习这个呢?”的时候,我可以抓住这些时机,超越经济和学术而给出基于信仰的答案。在给出一些经济和学术的答案之外也谈谈信仰。。当他们问,“你是怎么想的?”我可能会稍微讲一下我的想法。然后圣灵能使用这些创造一个从三维角度探索耶稣基督的机会,并以此引导他们和耶稣基督建立那活泼的关系。

只有当我已经在教室里找到了上帝,我才能通过自己的教学内容和教学法将我的学生指引到正确的方向上。或许上帝会给我这样的喜乐,那就是看到我的学生也在课堂中找了他。

You have no rights to post comments